一线心声:技术和人才是最大障碍



证券时报记者 叶玲珍 孙亚华  

在多方采访了安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一线人士后,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发现,人才与技术的短缺,是目前安徽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最大障碍。

锐能科技副总经理吉祥告诉记者,“新能源汽车要聚焦电池、电机、电控等方面的核心技术,一方面把技术做扎实,另一方面要鼓励创新,而不是搞恶性竞争,造成劣币驱逐良币。近两年我明显感觉,无论是政府还是社会,对电控这块的关心和支持力度变小了,感觉电池相关技术创新已经差不多了,其实这方面需要改进的空间还很大。”

新能源汽车巨头特斯拉和比亚迪因技术方面的创新获得市场认可。特斯拉以“科技感”闻名,其优秀的BMS和自动驾驶技术,使得特斯拉在电池续航、驾驶体验等方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远远领先其他新能源车辆。

6月8日,中国乘联会公布的销量数据显示,今年5月,在新能源汽车整体同比下降的态势下,特斯拉国产Model 3的销量为11095辆,同比暴涨205%,为新能源车月销榜第一。

位于深圳的比亚迪,同样在电池技术领域上不停发力,今年新推出的刀片电池在安全和续航上都做出较大创新和突破。搭载刀片电池的比亚迪汉,续航可达600公里。

除了技术的相对匮乏,在人才方面,吉祥也是一肚子苦水:“我发现这两年行业人才流失很严重。在安徽,尤其是合肥,人才薪酬水平不高,但生活成本特别是房价水平高企,导致对人才吸引力不足,纷纷外流,且引入难度很大。”

由于与传统汽车在结构和工作原理上有巨大区别,在新能源汽车的设计研发、汽车工程等方面的人才并不能完全与传统汽车人才互通,因此,新能源汽车相关人才工资往往较高,且多流向于一线城市。

以新能源BMS研发工程师岗位为例,在国内某知名招聘网站上,BMS相关岗位的年薪普遍集中在30万至60万元间,其中一线城市的BMS工程师工资可达年薪80万元。据智联招聘的统计显示,安徽工资薪酬位于我国一线及省会城市薪酬排名的第20位。在这种情况下,高层次人才自然流向仅隔不到500公里的上海,获取更高的报酬和发展机会。

中鼎股份董秘蒋伟坚告诉证券时报记者,“从整个行业的发展来看,我觉得最核心的还是人才。安徽的区位优势,还是有一些弱。若打造汽车产业链的核心,还是要考虑怎么把人才留在安徽。建议要采用不同的激励政策,大力吸引人才。”

实际上,在人才引进方面,安徽省各级政府近年来也出台了系列奖励政策。安徽某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企业告诉记者,合肥市高新区对企业引进高层次人才每月补贴3000元,连续补三年,合计能获得10万元奖励;另外,企业设立研究生工作者、院士工作站也会有相应补贴。业内人士表示,“相同职位,安徽的薪酬远远不如上海,安徽的人才吸引政策也不够。目前合肥的房价并不低,对于大部分相关人才,会更偏向于去上海。”

还未完全打通的产业链,也是安徽新能源相关企业的“心病”。

贵博新能董事长孙路告诉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,“现在整个行业还处在转型摸索期,对于未来新能源智能汽车的发展路径,甚至处于产业链中心的主机厂也会很迷茫。目前的智能网联很多都停留在人机交互层面,其实还应该有一个更深层次的汽车操作系统,把整车所有的零部件全部打通,让车时刻处于最佳运行状态。”对此,他建议,“我认为目前急需供应链抱团,希望政府能够搭建一些平台,把供应链企业聚集起来,增进交流和沟通,共同推进行业发展。”

标签